网站首页>家庭乱伦>爸爸的小三

爸爸的小三

更新时间:2021-10-21 20:00:37

我们一家住在柴湾,虽然不是小康之家,但总算不愁生活。妈妈说我出世便开始住在这里,即是已经住了十八年。爸爸给我的感觉是有点沉默寡言,对着妈妈也不见他们有少许亲䁥的行为。不知是否年代不同的关系,家里连一张结婚照片也沒有,全部都是一家三口的生活照。

这年暑假,有个朋友找我做兼职,是那种穿着厚厚的动物装束,戴上一个又大又重的头套,在街上派派传单及跟小朋友合照。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不少人都会拒绝这种工作,所以薪金亦比一般兼职多,我不是缺钱,只是想多个钱傍身。虽然工作时看不到脸,但还是怕被同学看见,刻意分派到上水区工作(由柴湾去上水要九十分钟车程)。

就在我第一天工作,街上看到的多数是学生或一些带着小朋友的家长。有一对“情侣”令我有点在意,因为在烈日当下,两人还能身贴身的走路,而且不是年轻的小情侣,是一对中年人。他们向着我的方向走过,我竟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是爸爸!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谁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是小三,那时真想脱下头套质问他!不过想一想,这样做也于事无补。心里想着这只狐狸精,竟然勾引我的爸爸,肯定是个坏女人!

这种天气工时不能太长,工作了三小时便下班。回程时一直想着有沒有办法“教训”这只狐狸精,决定先找找爸爸的物件,看看有沒有一些缐索。刚回到家妈妈便说要出去买今晚的餸菜,我也趁机仔细查看爸爸的房间。找了三十分钟后,终于找到了一封电费单, 有个上水的地址及一个名字「胡诗丽」。记低了信上的地址,决定找天去会一会这个破坏我家庭的坏女人。

隔了两天,爸爸跟妈妈要去探朋友,我便说要开工不跟他们了。这天仍然在同一个地点派传单,一直留意有沒有看到那个女人,到我差不多下班时,看到她独个儿经过。我下了班便依着地址过去,其实当时心里也有点惊慌,不知家里是否只有她一个人,或者发现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妹妹之类的问题。

在她家门口犹豫了数分钟,终于鼓起勇气按下门铃。

「先生,你要找谁」她在家只穿着一套丝质连身睡衣,房内的灯光令她的身型完全显露了出来。

『我是谭大明的儿子,可以进去聊一聊吗』她听到爸爸的名字,显得有点慌张。

我进去后观察一下四周,装修很简陋,也沒看到有男人或小孩的鞋子。我坐下后她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望着我,而且还有一双约隐约现的乳房对着我,使我不能直视着她。

我便指指四周问她:『这里只有妳一个人住』

「对喔,由你一出世我便住在这里了。」

(竟然这麽久之前已跟爸爸有一腿)

「怎麽你这麽大汗」她拿了几张纸巾给我,还走到冰箱给我一罐冰冻的饮品。

『谢谢~』为什麽我会说谢谢我不是要教训她吗

为免夜长梦多,我直接地问:『妳...是不是爸爸的小三』

「唔......这个......算是吧......」她苦笑地说。

『看妳样子不差,为何要缠着爸爸知不知这样会影响到我的家庭妳这样做对得起我妈妈吗』

这时她的两行泪珠已经不停地流下来:「大人的事,很难跟你这种小孩子解释。」

我一听便无名火起:『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是个大人!』

「对喔~你都十八岁了。」

(为何她那麽清楚莫非是爸爸常在她面前提起我)

「你爸爸不是刻意隐瞒的,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请你不要怪他,他这样做是有苦衷的。」她的脸带着点点哀愁。

(苦衷不会是那些妈妈性冷感之类的理由吧!就算是也不能作为出轨的理由。)

看着她这副扮作可怜的样子,令我更加生气!这时看着她这个下贱的身体,亦想到了怎样“教训”她。

我粗暴地执起了她的头髮,把她按在桌上,她的连身睡衣已被扯高了,一对浑圆的屁股正向着我。

『看来妳都是用这身体来勾引他,就让我看看妳的身体有多厉害!』一下子拉低了她的内裤。

「不!你不能这样!给你爸爸知道...」

话未说完我便打断她:『给他知道会如何会不要妳吗』

「不是......他会打死你!」

『妳以为自己是谁他从来沒打过我!他会为妳这贱妇而打我』说完便将我早已露出的鸡巴直插进去。

由于沒有前戏,硬塞进去令她的阴道有点痛。

「痛!不要~~~很大~~」她想挣扎,但力量一定不及我。

我的鸡巴最初也因为太干而有点痛,但过了几秒,她的爱液已经令她的淫穴变成了一个深水湖泊,我便狠狠的插到她的深处。

「噢~~~儿子~~~不~~求求你~~~不可以~~噢~~~~」她真的以为是他老婆吗还叫我儿子。

「噢~~噢~~~不可以~~~我是~~~~~」口里说不可以,但身体是最诚实的。

怪不得爸爸会被她吸引着,跟她做爱真的很舒服,她的阴道紧緻而湿润,令我的鸡巴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感。她的皮肤亦保养得很好,一点也不像接近四十岁的身体。

『妳就是用这个淫荡的身体勾引爸爸吗』再脱了她的睡衣,她赤条条的压在桌上,身上的肉球从两侧挤了出来。

我坐在椅子上,让她转身对着我,好让我一边插一边把玩她的大乳房。她亦接受了这个事实,主动的坐上来让我的鸡巴进入。

「你想玩便玩吧~我会满足你的~」果然是靠身体来俘虏爸爸的。

她开始沉醉于这个环境之中,抱着我不停地上下抽插:「噢~~果然是他的儿子~~~谢谢~~噢~~~噢~~~」

两粒乳头硬硬的,咬下去可以感觉到她上身的震动。

『我跟爸爸那个较厉害』

「你~~~很大~~~~爸爸~~~很久~~~想要~~~」高潮了吧我决定了要射在她入面。

『那替我生个弟弟吧~』我奸笑着。

「这个~~~沒办法~~~我~~绝育了~~~」下身继续上下地进出。

本来还想搞大她的肚子,让爸爸发现后抛弃她...

「咔嚓!」大门打开了......

「你们......」爸爸望着交合中的我们。

(来得正好!看看你的小三在跟別人做爱啊!你还想要她吗)

她立即离开我的身体,慌忙地手执睡衣遮住自己。而因为我沒全脱,只需拉起裤子便可以。

『爸爸,你可对得住妈妈吗竟然瞒着她收养这件贱货!』

他立即送我一个大巴掌,狠狠的掴在我脸上:「你知不知她是谁竟然幹了自己的...」

小三冲过去封着他的咀:「不要说,他不知道的,不要怪他。」

『竟说我不知我什麽都知!你养了这个小三已经十多年了!家里从沒见过你跟妈妈亲热,你根本不爱她。本来都不知她有什麽吸引你,但刚刚操了这只狐狸精,肯定是她的床上功夫比妈好,你才会见异思迁!』我的语气也变得很兇。

看着爸爸愤怒的眼神,要挥拳过来打我。知道闪避不了,只能合上眼睛忍痛承受,但他的拳头在我面前五公分距离停了下来。

「丽......还是让他知道真相吧,他都已经十八岁了。」他向着小三说。

她细想一下便点头示意。

「儿子,刚才你做的事我不怪你,但你留心听我说......」

(还想怪我是你自己出轨,难道也是我的错)

「在你面前这个女人,是你的母亲...亲!生!母!亲!」

我听到后呆了几十秒,望着这个刚被我操过的人...是我妈妈

「正确来说在家里的母亲,是你的后母。我在认识她之知已经在一起...怀了你......迫于无奈......」

我开始双眼模煳,眼泪已不能自控地流出,他的说话亦听不入耳......

过了一段时间,我已不记得他说过什麽,只知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很想找个洞埋了自己。

「明,不如你先回去吧,看来他还未接受这个事实。」她叫爸爸先回去。

「妳替我照顾他,可以的话留他在这里过夜,好好跟妳聚一聚吧。」

我俩待在客厅,一句说话都沒有,直至黄昏时间。

「我先煮个晚饭,你应该也肚饿了吧」我沒回应她,她摸摸我的头,去了厨房弄晚餐。

到她弄好了再叫我时,我整个跪在地上:『对不起...我沒想过......』

「不知者不罪,我都沒事了~你不是大人了吗来!快点振作些,好好的跟我吃饭。」她扶起我到餐桌,亦是我刚才操她的位置。

这刻看着她,忽然感到她的温柔,但刚才口里不停的说她“贱货/狐狸精”,相信她真的不好受。

『丽姨姨,妳为什麽不早说』我还未可以叫她做妈妈。

「我们以为不说出来,这个秘密便能一直守着,沒想过会给你撞破。」

「为何你会在这区还有你是何时发现的」

我便说出第一次看到她们的情景。

「原来是这样~」

『丽姨姨,妳可以再讲一次妳们的事吗我刚才的魂魄都飞走了...』

她笑一笑,摸摸我的脸:「其实我跟你爸本是一对,但当时我们经济状况很差,更发现我怀了他的骨肉,即是你。」

「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你,但真的找不到办法养活我们一家三口。我知道有个人喜欢你爸爸(即是家里那个妈妈),所以我瞒着你爸,说要去国外,不能带着孩子。她知道后说愿意跟你爸结婚,甚至抚养你成人,唯一的条件就是我不能跟你相认。爸爸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跟你妈妈结婚了。」这时她的眼泪又再流下了。

「你妈家境算是不错,所以结了婚就买了柴湾的单位住了。我怕他们会撞见到我,刻意搬到这区居住。」

「怎料三年前,我在附近被你爸爸见到了。但我跟你说,你爸爸是一个真君子,虽然你看到我们好像很亲密,但他最多只会抱抱腰,沒有任何非份之想。之后他经常帮助我,减轻我的经济负担。」

『那为何不再找个归宿』

「我认识的人不多,自己条件又不是很好...」

『不会喔!姨姨人又漂亮,身材也......』说到这里我俩的脸也红了。

这样我们很快乐的边吃边讲,很快到了十点。

『我还是回去吧~我也想回去跟他道个歉。』

「这样......但我不捨得你走,我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你,很想知你这十八年过得怎样......」

我心软了,始终她这些年头受了这麽多委屈,我便发个讯息给爸爸,说我今晚在姨姨家过夜。

她不停问我以前的事,基本上由出世到现在,她想知道我的所有,就这样聊到凌晨一点了。

她忽然俯下身子,捉着我的手,那对乳房又再呈现在我眼前,不过知道了她与我的关系后,我沒有一丝冲动。

「我有一个请求......」她的脸又红了。

『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我一定会应承妳的。』算是补偿今天的过失吧。

「我....我......」

「告诉你一个秘密,自从有了身孕之后,我沒有做过爱......以为自己不再需要性......但今天......你让我拾回了那种感觉......」

『对不起......一齐都是我闯的祸......』

「我不是要你道歉,我...想继续......」

『不可以的!最初以为妳是坏女人,才会有这个冲动...况且...妳跟我......这是乱伦啊!』

「你不是叫我姨姨吗那就不算乱伦吧~」

(莫非妳是想我叫妳妈妈才出此计策)

『我知了,妳是不想我叫妳姨姨,才引诱我的!』

「不是~~~求求你~~~我很想要~~~~莫非你要我出去随便找个男人解决吗」手已放在我的裤裆上,搓动着我瘫软的小鸡鸡。

『我也想帮妳的,但是它已经不能再振作了。』我深信我的鸡巴不会再胡来,便找个籍口希望平息这件事。

她把手伸了进去直接摸着,似乎真的沒办法起死回生。

「如果我能令它重振雄峰,可以答应我吗」她带着哀求的眼神问我。

『好吧~但时限五分钟,如果还是沒反应的话,便算了好吗』一方面不想她伤心,另一方面自己还未能冲破心理关口。

她已急不及待含住了鸡巴,用舌头在龟头上不停打转,还用手轻抚我的蛋蛋,真的很舒服。为了不让她成功,不能望着她吹奏,脑里亦想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过了三分钟,她见毫无起色,面上带着失落的表情,但仍然希望作出最后努力。我也不忍看到她这可怜相,尝试摸着她的乳房配合她,而脑海中自然地浮现了下午的情景。鸡巴立即作出了回应,她亦开心得流下了几滴泪水。

她立即脱掉内裤打算坐上来:「不能反口喔~」

『不用急成这样吧~慢慢来,到床上好好享受~』我抱起了她,她焦急得不停与我舌吻,害我差点撞到墙壁。

她一躺在床上便把我也扯上去,双手双脚都翘着我,就像一只树熊。

我把她的睡衣脱掉,她反过来也脱下我的内裤,还吸着鸡巴,彷彿怕它会再次软掉。

我躺下让她继续,拉她的屁股到我面前。双手翻开阴唇,已经看到里面湿到不得了!舌尖从阴蒂向上一舔,她便全身发软:「噢~~~」

「这是什麽感觉以前从未试过~」我继续让她感受一下,她的样子既辛苦又享受,我也看得很兴奋。

无论是舌头或手指,能放进去阴道的试过了,她有时兴奋得加剧吞吐的速度,有时只能握着鸡巴,身体有些痉挛的反应。

她的渴求指数已到了顶点,转个身抓着鸡巴深深的坐下去:「噢~~~噢~~~~很喜欢~~这感觉~~~」不用很大的动作,她已经高潮了~

『躺下~我说过让妳享受的~』对着阴道再施展新一轮攻势。

「呀~~呀~~不得了~~~又高潮~~~呀~呀~呀~」她的呻吟声依着我动作的频率发出,乳房亦在上下晃动,这刻我当作她是我的女友。

『我要射了~~~』双手按在床上,腰间一股力量慢慢集中在一点,向着龟头冲出去。

「不要这麽快射,我还不够~」其实我们已做了三十分钟。

「噢~~好舒服~~~」浓浓的精液喷到阴道内每一个角落。

『姨姨~我也好舒服喔~~』俯在她身上,轻轻拨着她湿透的秀髮。

「姨姨还想要~~~」她极度不满足。

『妳想要几多次我今晚都会满足妳。』

「那......我要十八次!」她笑着说。

『好!立即再来!』当然一个晚上不能做到十八次,其馀的打后的日子再补回吧。

第二天回到家,爸爸看着我虚脱的身躯,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我便说姨姨不停问我以前的事,不让我睡觉......

再过了一段日子,爸爸叫我多些去探望她,因为他觉得姨姨自从见了我之后,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这个当然沒问题,我还有很多次要还给她呢~)

网友评论: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