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人妻子女>女友两母女

女友两母女

更新时间:2020-05-26 01:11:17

中午吃饱饭后.小康说:「下午有测验啊!一起去自修室再温习一会吧!」「好啊!」「咦!好奇怪啊!你真的和我一起去温习吗?」「我沒有说温习啊!我是说一起去自修室啊!」「不是去温习,那你去幹甚麽?」「〔食饱睡一睡,好过做元帅!〕你沒有听过吗?我当然是去睡觉啊!」刚刚睡着了,我就觉得有人在推我,我便看看谁在扰人清梦,原来是那淫娃小娟,她坐在我的旁边.「这几天一放学就不见了你,你去了那儿啊?」「你找我有事吗?」「是呀!我想你陪我去逛街啊!」「逛街?好啊!今天放学后好不好?」「好啊!」「那你不去我家吗?」小康小声的问.「今天不去了.很久沒回家了,陪她逛逛后我想回家看看!」「有甚麽好看的.你一个人住,回不回去也沒所谓啊!」「就是一个人住才要回去啊!这麽久沒回去,不知道有沒有被小偷〔光顾〕啊!」放学后和小娟逛完街,把她送回家后,我回到自己的家己经十一时左右了.回到家,怎麽身上有一阵臭味的,赶快洗一洗吧!洗完了澡后,怎麽还这麽臭的,嗅真一些,那臭味原来是垃圾桶传出来的.赶快掉出门外吧!我拿着垃圾出门,刚踏出门外.就看见一个穿了一件低胸裙的妙龄女郎(大约廿五,六岁)走上来,我认得她好像是住在我楼上的.。 我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奶子,很白啊!〔咣!〕我一看,原来是大门给风吹得关上了.那女郎走到我的身旁时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又继续往上走.我当然不会错过 一睹她裙下春光的好机会.我一直看着她走进屋内,然后她从屋内探头出来笑着对我说:「沒有得看了,还不叫你的家人开门?」「我一个人住的.沒人开门?」我缩一缩肩膀,很无奈的说.「是吗?那你怎麽办?」「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正在想办法.」「你上来我这里坐坐,慢慢想吧!」「我...我穿成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我只穿了一条短裤,沒穿上衣)」「就是穿成这样,站在这儿不太好啊!你不怕人家把你看作色狼吗?」「......」「快点上来吧!我也是一个人住的!」「那..那就麻烦你了!(你简直是引狼入室啊!)(又好像是请君入穴)」「我叫小娴啊!」「我叫小白!」入了屋内,她说要洗澡,叫我随便坐,慢慢想办法回家.其实不用想,我在门外的地毯下放了一个女生用的发夹,很细少的那一种,用来开锁,真是一流,简直和用门匙开一样容易.我见她拿了睡裙去浴室.我便走过去,可惜那门是密封式的(有些门在下方有个小气窗的,一间一间的.可以勉强看到里面.),不能偷看,真可惜.我便走回去坐在沙发上,顺手在茶几上拿了一本漫画书看,原来是一本情色漫画,还要是很色的那一种,我看了一会,鸡巴就己完全挺直了.「你想到办法了吗?」小娴一面把头髮抹干一面问.我看书看得太入神了,她走了出来我也不知道.她的睡裙蛮薄的,我隐约可以看见她的奶头和黑森林.她见我定定的看着她的身子,就走到我面前,弯下腰把我手中的漫画书拿走,对我说:「这些书和这里(她用手按在奶子上),〔小孩子〕都不可以看的,知道吗?」「我不是〔小孩子〕啊!」我站起来把短裤脱掉说.「好...好像真的不是〔小孩子〕啊!」她看着我九寸长的鸡巴说.「当然啊!你要尝尝吗?」她看了看我,就把抹头的毛巾掉在一旁,蹲下去双手抓着我的鸡巴,然后含在口中套弄.弄了一会,我就脱掉她的睡裙,叫她躺在沙发上,然后去舔她的小穴, 和弄她的奶子.「啊...啊..对..对啊...你..你舔得我很爽啊..很爽啊..」我叫她站起来,让我坐在沙发上,我抓着鸡巴叫她坐下来,她把小穴对准鸡巴后,就慢慢的坐下来.「啊....啊..你的..你的鸡巴很...很粗啊...撑得..我很.. 很痛啊...啊....还..还沒有完全插入吗?啊..啊」我用大力向上一挺.「完全插入了!爽吗?」「你的鸡巴..很..很粗啊..而且很..很长啊...插..插到人家的子宫了..啊..啊...很..很爽啊..」她上下套弄着说.我让她自己在弄着,双手就去搓她的奶子.她的奶头很大,而且蛮黑的.一定经常让人吸吮的.可是很吸引啊!我便低头去吸吮她的奶头.她越弄越快,说:「啊...啊...对..对啊..你..你吮得人家很爽啊....啊 啊...我..我要丢..丢了..啊...啊!」我再吮了一会,就对她说:「我...我要射了!「沒关系...射在小穴里吧!」我听她这麽说,便在她的小穴里发射了.她搂着我说:「小白啊!你的鸡巴真大啊!我很少这麽爽的啊!」「小娴姐,你..你?常做爱的吗?」她点点头说:「是啊!你也是吧?」「不是..不是啊!我...我才第一次啊!(说谎!)平常都是自己打手枪的,?来做爱是这麽爽的啊!」我红着脸说.「哎唷!好可爱啊!看你的脸红红的.嘻嘻!以后你想打手枪的时候,看看小娴姐在不在家.我随时欢?你的啊!」她一面吻我一面说.「真..真的吗?太...太好了...你真是好人(淫)啊!」「是啊!你想到办法回你的家吗?想不到的话,今晚就在这里睡一晚吧!」「我想到办法了!我从这里的露台沿着水管爬下去我家的露台,那就可以了.」「这样爬下去可以吗?这里是四楼啊!跌下去不死也得重伤啊!」「沒问题的,别的小孩还在地上爬的时候,我就己经晓得爬树了!好了,已经很晚啊,我要走了,明天再找你好不好?」我站起来说.她还搂着我说:「好吧!你小心一点啊!」我把她放在沙发上,穿上裤子然后就走到露台〔爬〕回家.真像是偷情的人, 撞上了她的丈夫,要从露台偷走.第二天回到学校,小娟对我说:「昨天玩得很高兴啊!今天去哪里玩?」「哪儿也不去,去我的家好不好?」「好啊!可是去你的家幹甚麽?」「今晚你去了就知道啊!」到了我的家中,她说:「你一个人住的吗?」「是啊!」「好了!现在我们幹甚麽?」「幹穴!好不好?」「不好!不好!」她挥手笑着说.我抓着她双手,笑着说:「现在还轮到你说不好吗?」「你..你待会不要那麽粗暴啊!」「好啦,好啦!我会很温柔的.」说完,我便把她的校裙和奶罩脱掉, 双手搓弄她的小奶子(33寸左右).跟着我把身上的衣服脱光, 叫她用小嘴巴替我弄弄.弄了一会,我就急不及待叫她躺在床铺上.我把她的通花小内裤脱掉,去舔她的小穴.「啊...啊..唔...啊....唔..啊」「很舒服吗?」「是....是啊...很..很舒服啊!」跟着我便伏在她的身上,抓着鸡巴去插她的小穴.想不到这小娃淫的小穴还真的很小,蛮紧的.我的鸡巴才插入了三四寸,她就大叫:「痛....痛啊...很...很痛啊..你..你慢慢... 慢一点...啊...」我沒有理会她,继续挺着鸡巴向前插,插入了大半,我就开始抽插起来.「啊...啊....不...不要那麽快啊...很...很痛啊... 真...真的很痛啊...啊...啊..慢..慢一点啊...啊」弄了一会,我用力一挺,整根鸡巴插了进去,然后又继续抽插.「啊..啊....我要...我要死了.....死了..啊..啊.. 不...不成啊...啊...我...我...啊..啊..」我继续插了二百下左右,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里.她继续搂着我,我便转身躺在床上,让她伏在我的身上.我看见她满头大汗,说:「是不是很爽呢?」「爽...爽个屁啊...人家差点被你弄死啊...小穴好像要裂开似的.」「沒有那麽夸张吧!」「刚才又说会很温柔的,?人的,坏蛋!」她扁着小嘴说.「看你这麽大汗,去洗澡好不好?」她继续搂着我不作声.我便把她抱进浴室里.进了浴室后,她站在地上,我看见她的小穴有一些血流出来. 「小娟,你在经期吗?」「不是啊!」「不是?」「那些不是?血来的!」我瞪大眼看着她.她说:「人家第一次做爱啊!」我把眼瞪得更大.她打了我一拳说:「怎麽啦.听到人家是第一次,很奇怪吗?」「不....不是!....可是你在学校有那麽多男朋友,而且你上次替我口交,弄得我那麽爽,现在才第一次做爱,真的有一点想不到.」「那些不是我的男朋友啊!他们常常缠着我,我也沒有办法啊!」「是..是吗?...那你经常替他们口交的吗?」「沒有啊!」「那你又会这麽愿意替我弄啊!」「我....我喜欢你嘛!」「你弄得我很爽啊!你不是常弄吗?」「不是常弄.我...我看得多嘛.」「看...看得多?你常看A片的吗?」「不是A片啊!我....我....」「你怎麽啦?快说啊!」「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想去尿尿,去完了回房的时候,经过妈妈的房间,听到里面有〔啊...啊...唔..啊..〕的声音,我便从门匙的小孔偷 看,我看到妈妈躺在床上,爸爸就把头埋在妈妈的大腿间,去舔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双手不断的搓弄自己的奶子,很小声的说:〔啊..啊..对..再.再入些...再舔..舔入些啊..〕爸爸再舔了一会,就跪在床上,叫妈妈替他口交,妈妈一口就把爸爸的鸡巴含入口中,然后很慢很慢的套弄着,爸爸的样子好像很爽,他伸手去搓妈妈的奶子,搓了一会,他就叫妈妈转身,跪在床上,双手按在床头柜上,他就从后把鸡巴插入妈妈的小穴中,插了数十下,爸爸就不再插了,搂着妈妈一起躺在床上.爸爸说:〔你的小嘴巴刚才弄得我太爽了〕〔你刚才也舔得我很爽喔〕...我沒有再听他们说些甚麽就跑回房了,我躺在床上,掀高睡裙,把小内裤脱下,摸一摸小穴,有很多水流了出来,而且好像养养的,我把手指插入小穴中轻轻弄着,想起刚才的情况,我便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口中当作是鸡巴一样吮着,吮了一会,好像很累的,我便躺在床上睡着了,之后我?常去偷看妈妈做爱的情况,看她是怎样弄得爸爸那麽爽.」她说完后,看到我的鸡巴挺得直直的,便跪下去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弄着,弄了廿多分锺,她就说嘴巴很累啊!我便叫她转身双手按在墙上,从后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慢慢的抽插着.双手轻轻的搓弄她的奶子.弄了一会,双手就抓着她的腰,然后加快速度,大力的插她的小穴.「啊...啊...啊...轻..轻一点啊...不...不..要那麽快啊 ..啊...啊....我..我...啊..啊.....」我越插越快,然后对她说:「我想弄弄你的屁眼,好不好?」「不...不好啊..我..我怕痛啊!啊...啊..啊∼∼∼」「不要怕啊...你真的很痛的话,我就立即拔出来,好不好?」「真的吗?你刚才说很温柔的,可是弄得人家很痛啊!」她转头对我说.「这次不会了,你一叫痛,我就拔出来.好不好啊!我想试试你的屁眼啊!」她看着我,咬一咬牙,然后点点头说:「你不要那麽快啊!还有轻一点啊!」我听她这麽说,吻了她一下,把鸡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屁眼中,插了三,四寸,我看她咬着下唇,好像很痛.我便停下来问她:「很痛吗?」她看着我,然后摇摇头,我便继续向前插.插了大半,我就开始轻轻的抽插着.插了数十下,我看见她合着双眼,很用力的咬紧下唇.我便把鸡巴拔出来,她张开双眼看着我,然后问:「你怎麽拔出来啦?」我看见她的下唇差点给咬出血来,而且哭成泪人似的,对她说:「你的样子这麽痛,我怎能不拔出来啊!」「可是我都沒有叫痛.」「那麽我继续插了,好吗?」我看她轻轻的颤抖着,便说:「我说笑啦!」「可是你的鸡巴还挺得直直的,怎麽办?」「你用奶子夹着我的鸡巴,替我弄弄,好不好?」我说完.她就立即转身跪下,用奶子夹着我的鸡巴,还不时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吮着,弄了一会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奶子上.她用手把精液抹入口中.然后我们一起正正经经的洗澡.洗完澡后,她说小内裤和奶罩都被我弄髒了,沒有得穿啊!我就拿了一件我的背心内衣给她,她穿上后,长度刚好盖过她的小穴,奶头若隐若现的,蛮性感的.「嘟嘟(电话声).....嘟嘟.....」「小娟!你替我去听电话,好不好?」我看一看锺,早上九时多.心想?那麽早拨电话来啊!「喂!找谁啊∼∼∼?」小娟懒洋洋的问.(对...对不起!拨错号码了!)「喂喂!你是小康吗?你沒有拨错号码啊!你找小白是不是?等一下.」小娟把电话递了给我「小鬼!这麽早拨电话来幹吗?」「你还在睡觉吗?」「当然啊!今天周末啊!不用上学,这麽早起床幹嘛!」「我有点事想找你商量啊!」「说吧.」「我想在你家才说,可不可以?」「神神秘秘的,快点来吧!」「很快很快,五分锺就可以了.」「小鬼!你晓得飞吗?五分锺就到?」「我不是在家嘛,我就在你家附近.」小康说完立即挂掉电话.「小康这笨蛋,刚才一听女生接电话,也不说找谁,就说拨错号.真笨!」「他想不到我家会有女生嘛.」「你平常不会带女生回家的吗?」「当然不会啦!」「真的吗?我才不信!」这时门铃晌起来.真的很快,还不到两分锺.我看见小娟的(我的)背心内衣有一边跌了下来, 奶头也跑了出来, 她也不弄一弄就去开门.「小康!早啊!」小娟说.「......」「怎麽啦?小康!你不进来吗?那我关门啦!」小娟笑着说.小康立即跳了进来.小娟把门关上后,就跑来我的身旁坐下来,说:「小白啊!小康很坏的啊!他刚才在门外一直盯着人家的奶子和小?林啊!」「你穿成这样子去开门,?看见也不会错过啦!」我说.小娟笑了笑,搂着我沒再说甚麽.「小康,有甚麽事要商量啊?」我问.他看了看小娟,说:「我...我想你借两套A片?琚A好吗?」「好啊!在左边第二个抽屉里,你自己挑选吧!」跟着我对小娟说:「小娟,我肚子很饿,你去买些点心回来吃,好不好?」小娟点点头,然后穿上了校裙,就下楼去了.「有甚麽事快说吧!她很快就回来啊!」我说.「你怎麽知道我不是真的想借你的A片的啊?」「想一想就知道了,你怎麽会一大清早跑来借A片,不会这麽想看吧!」「我...我..我妈的姐姐来了我的家里,说会住一,两个星期.....」「那又怎样?」「我...我想...我想操她啊!」「她长得漂亮吗?」「她和我妈不太像,可是比我妈还漂亮啊!」「真的吗?」「真的,怎样?我们好像上次对我妈一样对她,好吗?」「你说在房那一次吗?」「对啊!」「很难啊!她是你的阿姨,我想她会阻止我们,可是不会替我们口交的.」「那怎麽办?」「让我想一想.有的是时间,星期一回校再说吧.」刚刚说完,小娟就回来了.我们便一起吃早点.吃完后,沒甚麽事做,我便建议看A片.我们三人便坐在地上,(我家沒有椅子的,坐在地上,睡也在地上.)看了不久,我便把鸡巴掏出来,小娟一看,就弯腰下去把鸡巴含在口中弄着.弄了一会,我就叫她跪着,她两手按在地上.转头来看我,我抓着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轻轻的插着.小康这时也在打手枪,可是他不是看电视,而是看着我和小娟的现场表演.小娟看着小康说:「小康!你看看好了,不要乱来啊!我是属于小白的啊!」小康听到她这麽说.立即转头去看电视,不敢再看我和小娟.「啊...啊...小白啊∼∼∼∼∼你...你弄...弄得...人.. 人家...很...很爽啊...啊....噢...噢...对..对啊 ...啊..很...很爽啊∼∼∼∼∼∼」叫她小淫娃原来沒有冤枉的,在小康面前她一样叫得这麽淫荡.我这样操了二百多下,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中.我转头看看小康,原来他已经 穿好了裤子,继续看A片了.跟着小娟替我清洁好鸡巴后,我们就继续看那套A片.看完A片后,我对小娟说晚上要上班,沒空陪她.她说沒关系然后就回家了.跟着小康再提醒我,快点想办法然后也走了.剩下我一个人,便继续睡觉.我是在一间酒吧里当临时〔调酒员〕的.今天是周末,晚上人愈来愈多,有的时候真的比较辛苦的,那麽多酒鬼.整晚也不停手的在调酒,可是这份工作也有一些好处,薪酬比较高.而且?常可以看到那麽多美女,波涛汹涌的,蛮不错.「帅哥,一杯双份的威士忌.」一把很磁性的女声说.我擡头一看,面前坐着一个深闺怨妇似的女子.我立即倒酒给她.她一口就把酒喝完,然后再要一杯.这样喝了四,五杯后,她的脸开始有点红,然后点了一根烟,独个儿呆呆的坐着.我一面工作,一面留意着她,我想她三十多岁左右,化了一个很浓的妆,穿着一套很整齐的套装裙.过了一会,我看她走去洗手间,就对我的同事说我去洗手间.我直接就走到女洗手间内,看见她刚刚走进其中一格内,我快步的跟着进去,然后反手把门关上了,她转身看着我说:「你幹甚麽?」「沒甚麽!我看见你有点醉,看你要不要帮忙.」「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还沒有甚麽动作,她就?高裙子,把丝袜和内裤脱至膝盖左右,坐了下来.「我看你一个人在喝闷酒,真的不用人陪陪你吗?」「你想陪我喝酒吗?」「对呀.可是我的小弟弟涨得很厉害,你可不可以先替我弄弄?」说完把鸡巴抽出来.她看了看我,然后就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弄着.我伸手把她的上衣和奶罩脱下,开始搓弄她的奶子.弄了一会,她就把我的鸡巴吐出来,然后转身站着,双手按在水箱上, 我便抓着她的腰,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轻轻的抽插着.「啊...啊.....啊...你..你的鸡巴很大啊...啊.... 很爽...爽啊....对啊...啊...大力...大力些啊.... 快...快些...啊...对...插...插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啊...」我一面插着她的小穴,一面大力的弄她的奶子.「啊...啊....对啊...你..弄得我...我的奶子很爽啊... 小穴...小穴也很爽啊...啊....不...啊...不成了... 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她转头来看我,说:「我...我真的不成了...啊...你...啊.. 你停一下..好吗?...啊...我...的小穴要..要被你...你 幹...幹破了...你...啊∼∼∼∼∼」「小穴真的不成吗?那我操你的屁眼好了!」「好...好吧.」我听见她这麽说,便把鸡巴插入她的屁眼中,快速的抽插着.「噢.....噢..慢...慢一点...再..再慢一点....啊.. 噢...噢...受...受不了...啊...啊.......啊啊..不..不要...不要慢啊....来..来吧...啊.... 快...快些吧...快些把我....操死吧...把我奸死吧... 啊...啊...啊∼∼∼∼∼∼∼」我再操了百多下,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屁眼中.我把鸡巴清理干净,穿上裤子,转身开门,看见有两个女郎在洗手,我把门关上,对她们说:「洗手间坏了!我在修理.」「是吗?我的〔洗手间〕也坏了,你有空替我〔修理修理〕吗?」其中一个笑着说.「好啊!可惜我现在要工作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好不好?」说?痟N走了出去继续工作.过了一会,我看见她把衣服穿好,走到我的面前来,说:「怎麽走得这样快啊! 你不是说陪我喝酒的吗?」「我在工作啊!下班后再陪你喝好不好?」「好吧.」她说完就坐着继续喝酒.过了一会,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郎走到她身旁说:「维维!你一个人在喝酒吗?」「对啊!玛丽!你陪我一起喝好不好?」「好啊!」「一瓶伏特加!」玛丽说.我便把酒给了她.过了不多久,她们两个已把整瓶伏特加喝完.我看看手表,是下班的时候了,我便对维维说:「我看你不用我陪了,是不是?」玛丽问维维:「你们认识的吗?」「不认识的,可是刚才我们在洗手间打了一场〔友谊波〕!」维维笑着说.「我们也喝够了.帅哥!你可以送我们回家吗?」玛丽大抛媚眼的说:「好吧!」然后我便扶着她们两人出了酒吧,玛丽走到一辆开蓬的宝马跑车旁说:「你懂得开车吗?」「当然懂啊!」我说.玛丽把车匙抛了给我,我一跳入车子中,坐在司机位置上,然后转头对她们说:「我懂得开车,可是我沒有驾驶执照的!」「沒关系啦!」玛丽说.「那你们坐稳啊!」由于是在深夜,路上沒有太多车在行驶.我以高速行驶,很快就到了玛丽的家.她的家是别墅式的,我把车停泊在停车场,然后便搂着她们进屋,刚刚进入屋内就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外籍女佣睡眼惺忪的走出来,玛丽看见她便说:「不用理会我们了,你去睡觉吧!」玛丽和维维两人被刚才坐车时候的风吹得清醒了很多,玛丽把外衣脱掉, 她身上穿的内衣好像泳衣一样,是连身的,我想是有助收腰吧。在腰部的两旁有两条带子连着丝袜,很性感啊!维维就已经把衣服和内衣全部脱光。 她们把我带到浴室中,玛丽弯下腰去放水到浴缸中,我从后看到她的屁股差不多全露了出来,便走到她的身后蹲下,隔着那薄薄的通花内裤,去舔她的小穴,舔了一会,她的淫水就不断流出来,跟着我便站起来,脱光衣服,然后把她的内裤丢至一旁,鸡巴对准她的小穴,一插到底.「啊∼∼∼∼∼∼」玛丽大叫了一声.好像很爽,又像很痛,我抓着她的小蛮腰,大力的抽插着.「啊....对啊.....啊....大...大力..对啊...噢... 你...你的鸡巴真大,对啊....弄..弄得我....我很爽... 很爽呢....啊...啊...噢...噢...对啊...啊∼∼∼∼」操了百多下,我从后把她抱起,转身面对着那幅落地大镜子,继续操她的小穴, 她双手伸后搂着我的头,不断〔啊...噢〕的大叫着.操了一会,她喘着气说:「我...我不...不成了...你...你.. 再这样...操..操我...我.....我要死了...啊∼∼∼∼∼你...你去...弄弄维维...好不好?」我转头看看维维,原来她已坐在浴缸中看着我们两个表演了.维维说:「你不用理会她啊!只管继续操她好了,她?常这样说的,你停下来她反而会不高兴的.」玛丽听到维维这样说,大叫:「你...你想我..死..死吗?...啊..他..啊..刚才在洗手间..啊...操你的时候,啊....噢..噢.也...也是这麽劲的吗?啊∼∼∼」维维好像很高兴似的,笑着说:「差不多啦,也是这般死去活来的,后来他操了我的屁眼很久才完啊!」「你...你不要..啊...啊...听...听她的...我...我.. 真..真的...受...受不了啊...啊∼∼∼∼∼∼∼」那浴缸很大的,三个人一起泡也不会觉得挤迫.我抱着玛丽走到浴缸边, 然后把她放下,我坐在浴缸中,看着她把自己的内衣脱下,然后也坐下来.维维看到我的鸡巴还挺直着,便坐到我的身上,抓着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慢慢上下的套弄着.我看到玛丽坐在维维的身后,不知在哪里找来一根塑胶造的鸡巴.玛丽一手抓着假鸡巴,一手去抚摸维维的屁眼,维维 沒有理会她,继续上下的弄着,我看见玛丽把假鸡巴放在维维的屁眼外, 然后很用力的插入她的屁眼中,快速的抽插着.「啊...噢...噢...不..不要..啊....啊...玛丽... 你...你想...想死吗?..噢...停...停啊...受...受不了啊...快..快停啊...啊∼∼∼∼玛丽姐...啊...求..求求你啊...不..不要啊...真的...受..受不了啊∼∼∼∼」玛丽笑着的说:「他刚才不是也操了你的屁眼很久吗?现在怎麽会受不了啊」她的手一点也沒有慢下来,继续握着假鸡巴快速的插着维维的屁眼.「噢....噢...那...那不一样啊....小穴,屁眼一起来.受..受不了...啊...啊...快拔出来啊..快停啊∼∼∼∼∼∼」「我是不会停的啊!刚才我说受不了,你不也是叫他继续操我吗?你要求,就求他吧!」玛丽笑着说.维维看着我,可是沒有作声,她知道我更不会把鸡巴拔出来.「怎样不叫了?不爽吗?要不要换根更大的,让你更爽啊!」玛丽说.「不...不要啊...啊∼∼∼∼∼∼」这时我也差不多了,便说:「我要射了.」「射进她的小穴里吧!」「不..不要啊!」维维说完想站起来.「不要怕.快射吧!」玛丽把她按着说.我便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小穴里.「爽死了!是不是?」玛丽说.「明天星期天啊!你今晚在这里睡一晚吧!好不好?」维维说.「你们今晚还想要吗?」我说.「你已?两次了,还可以吗?」维维问.「我年轻力壮啊!当然可以啊!」我笑着说.醒来的时候,看看锺,原来已经十二时多了,玛丽和维维仍然搂着我在熟睡中,想一想,差点忘了今天约了小娟和她的妈妈去茶楼喝茶,立即起床去穿衣,然后飞奔赶去小娟的家。 「差不多两时了,你现在才来!」小娟扁着嘴说.「昨晚要〔加班〕啊!回到家中已?四时多了,一倒在床上就已经睡着了啊!醒来时,已经十二时多了,我立即赶来啊,你看我的衣服也来不及换啊!」「好了!走吧!不要说那麽多了!我差不多饿死了!」小娟说.「你爸和妈呢?」「爸不在了,沒跟你说过吗?妈已去了茶楼了,不然和我一样饿死了啊!」小娟瞪着我说.「啊!对不起啊!你沒说过你爸不在啊!对不起啊!」「甚麽对不起对不起啊!好像我爸去了似的!」「不..不是吗?你刚才说他不在了.」「笨蛋!我是说他不在家啊!他最近到了国外工幹啊!」「你才是笨蛋啊!说话不清不楚的!」我大叫着.「伯母!你好!」「你就是小白啊!快来吃点东西吧!」小娟的妈妈说.「是!伯母!」然后我就定定的坐着.「小白啊!你不要那麽拘谨啊!看你坐着好像一个木头似的!」小娟的妈妈笑着说.「是!伯母!」「还有啊!你不要伯母前,伯母后的啊!叫我丽姨吧!」「是!丽姨!」「好了!好了!你不要是是是了,快点吃东西吧!」「小娟!我要去买一点东西,你们两个去逛街吧!」丽姨说.「妈!你去买甚麽啊!要不要我们一起去替你拿啊!」小娟说.丽姨想了想说:「好啊!我想买一个小型的衣柜,小白长得这麽高大,替我拿就不用等他们送货了.」回到小娟的家中,丽姨说:「小白!你可不可以替丽姨组合好这个衣柜吗?」「当然可以啊!」这个小衣柜,虽然小啊!可是组合起来还不简单!弄了一会,我就已满身大汗了,小娟看见,就叫我把上衣脱掉.「是啊!小白,你浑身是汗的,快把上衣脱掉吧!」丽姨说.我把上衣脱掉,然后继续〔对付〕那个衣柜.过了一会,丽姨抛了一条短裤给我说:「这是小娟爸爸的,看你的牛仔裤也湿了,你快换掉吧!」我便把它换掉.弄了一个下午,终于把那个衣柜弄好了.「太麻烦你了!你快去洗澡吧!浑身是汗的!」丽姨说.小娟把我带到浴室,我搂着她说:「你和我一起洗,顺便弄弄我的鸡巴好不好?」「你想死啊!妈妈在客厅啊!」小娟说.「沒关系啦!我想嘛!」小娟轻轻挣扎着说:「不要嘛!....今晚才替你弄好不好?」「可是鸡巴现在涨得很厉害啊!」「好吧!涨得很厉害....我把它剪掉就沒事啦!对不对?」「剪掉了,你以后就沒得爽了,你捨得吗?」说?痟N把她放开.「好!我现在就去拿剪刀!」说完就笑着走了去. 吃完了晚饭后,大约十时左右,丽姨说很累,要去睡了.「你妈去睡了,你快替我弄弄吧!」我跟着小娟去她的房间说,到了房中,小娟笑着说:「急色鬼!」我把她的衣服脱光,然后叫她趴在床上,我从后去舔她的小穴, 一舔之下,发现她的小穴原来已湿湿的,拍一拍她的屁股说: 「小淫娃,小穴已经湿淋淋了,还在装蒜!」小娟转头看着我说:「都是你啊∼刚才看电视的时候, 双手不断的弄人家的奶子啊!不然人家的小穴怎会无缘无故湿淋淋的啊∼∼」我继续去舔她的小穴,过了一会,小娟就说:「小白啊∼∼∼你..你不要再舔了,快...快点给人家啊∼∼∼!」我伏在她身上,不断用鸡巴去擦她的小穴,说:「给?给甚麽啊!」「给..你的大鸡巴啊∼∼∼∼∼∼」小娟还沒有说完,我就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然后快速抽插着.「啊∼∼∼不..不要啊∼∼∼慢..慢一点啊∼∼∼」「刚才是你说快点的啊!」我笑着说.「不..不是啦...慢...慢一点啊∼∼∼∼啊∼∼∼啊∼∼∼∼」我继续快速的插着,说:「快点才爽嘛!」「啊∼∼∼啊∼∼∼对...对啊∼∼∼大力...大力些啊∼∼∼∼∼∼ 操死我吧...啊∼∼∼幹死我吧....啊∼∼∼爽...爽啊∼∼∼∼ 啊∼∼∼爽...爽死了....啊∼∼∼」突然我停下来.「不...不要停啊∼∼∼啊∼∼小白啊∼∼∼∼幹嘛停下来啊∼∼∼∼」小娟看着我娇嗲地说.「停下来,然后准备让你更爽嘛!」跟着我就用力一挺,把鸡巴一插到底.「啊∼∼∼」小娟大叫了一声.我继续大力操着她的小穴,然后问:「爽不爽啊?」「啊∼∼∼爽..啊∼∼∼∼..爽啊∼∼∼∼∼!啊∼∼∼∼」我每大力插一下,小娟就大叫一声.「啊∼∼∼啊∼∼∼啊∼∼∼啊∼∼∼不...不成了...要丢了...啊 要...要丢了啊....啊∼∼∼啊∼∼∼小...小白啊∼∼∼你.. 你先...停..停一下...好..好吗?」「不好!」我继续操着她的小穴说.「啊...啊...你..你要...要操人..人家..操...操死吗?」「我是要你爽死啊!」我笑着说.「不...不是啦..先停...停一下嘛...真...真的不成了... 啊∼∼∼∼啊∼∼∼」我停下来问她:「小穴真的不成了吗?」「是..是啊...真的..不成了!」小娟?着气说.「小穴不成.那操屁眼好了!好不好?」「不好啊!屁眼真的很痛的!」「慢慢习惯了就可以了.」说?痟N把鸡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小娟反手抓紧我的鸡巴,说:「不...不要齐根插入啊!」「好啦!那你就抓着一半吧!」我便用半根鸡巴去操她的屁眼.「啊∼∼∼啊∼∼∼痛..痛死了...啊∼∼∼啊∼∼∼真的..痛死了啊不..不成了..啊∼∼∼要...要死了啊...啊∼∼∼」操了一会,小娟沒有抓得那麽紧了,我就愈操愈快.再过一会她就把手放开了,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鸡插进去,快速插着.「啊∼∼∼∼∼∼小...小白啊...你...你想杀...杀死我吗? 啊∼∼∼∼真...真的要...死了啊∼∼∼要死了..啊∼∼∼∼∼∼」小娟大叫.我继续用力操着,过了一会小娟就昏倒了.我便把她的身子反转,让她仰卧着,继续操她的小穴,过了一会,她就轻轻的叫着:「啊∼∼啊∼∼∼唔∼∼啊∼∼∼噢∼∼∼」跟着她瞪开双眼搂着我的颈项看着我说:「小白啊∼∼你...你还沒有完吗?真...真的想把我操死吗?」我再操了一会,就躺在床上,叫她用嘴巴替我弄弄.「人家很累啊∼∼∼∼∼∼!」「那麽你继续躺着好了,我继续操你的小穴吧!」「啊!不..不!我替你弄啦!」小娟弄了一会,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她吞下我的精液,然后就躺在我的身上睡着.我看她满脸是汗,吻了她一下,说:「小娟啊!」「怎麽了!」「我要走了!」「好啊!...操完人家就要走,也不陪陪人家!」「不是啦!明天要上学嘛!」「我们明天一起回校不是更好吗?」「我也想啊!可是我的校服在家嘛!」「那....好吧!你再陪陪我才走,好吗?」「好啊!」我便搂她一起躺着.躺了一会,看看锺,己经是一时多了.小娟也已?睡着了,我便穿上衣服走了.经过丽姨的房间的时候,听到丽姨轻轻的叫着:「啊∼∼∼啊∼∼∼你..大力 大力些啊..再..再入些吧...啊∼∼∼」我想了想,小娟说她爸爸去了工作啊,丽姨是和谁在幹呢?想不通,我便从门孔看进去,只见丽姨一个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用手指搓弄着自己的小穴.丽姨继续轻声的叫着:「对啊∼∼∼小白..你..你的鸡巴真...真大啊 啊∼∼∼大力啊...再大力些啊∼∼∼∼对啊∼∼∼啊∼∼∼∼」丽姨再弄了一会,就站起来,披上睡袍往这里走来.我站在门边外,等她开门.丽姨开门正准备走出来,我伸手去掩着她的嘴巴,把她推回房中,丽姨瞪大眼看着我,我说:「我听到好像有人在叫我啊!丽姨!是你叫我吗?」说完把手放开.「不..不是啊!」「丽姨!小娟的爸爸不在,你是不是很寂寞呢? 不要怕啊!小娟已睡得好像小猪一样了!让我来疼疼你吧!」我一手搂着丽姨的腰一手去弄她的奶子说.「不..不要啦!小白啊!你..你不要这样啊!快...快停手啊!」「刚才你在门外偷看我和小娟啊!看到小娟爽得欲仙欲死的!你不想尝尝吗?」说?琝C头去吻丽姨的嘴巴不让她说话.丽姨轻轻的挣扎着,我就继续去弄她的奶子.过了一会,丽姨不再挣扎,双手按在我的胸膛上.我和丽姨走到床边,脱掉她的睡袍后,把她推倒在床上,我低头去舔她的小穴.舔了一会,我就脱光衣服,伏在她的身上,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丽姨绉着眉,轻轻的叫着:「啊∼∼∼啊∼∼∼啊∼∼∼」我愈弄愈快,丽姨的眉一直绉着,想大叫又不敢,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我突然停下来,问:「丽姨!你不爽吗?」「爽...爽啊!」「爽...爲甚麽你又不叫啊!」「吵..吵醒了小娟怎麽办?」「可是我想听你叫啊!你不叫....我不太爽啊!」「小...小白啊∼∼∼改...改天才..才让你听个够吧!好不好?」「真的吗?」「是...是呀!你...你快...继续吧!」跟着我便继续大力的操着.丽姨的样子很爽,可是又不敢大叫,在喉咙间发出「唔..唔..」的声音.过了一会, 丽姨摇着头轻声说:「我...我不...成了...啊∼∼∼要丢了啊∼∼」我继续大力的操着她.丽姨就一直摇着头.「真的不成了啊!小...小白啊∼∼∼你..你放过丽姨好吗?」「好吧!你让我操操你的屁眼吧!」「不...不要啊!丽...丽姨用嘴巴替你弄弄好不好?」「也好!」我便站起来,丽姨就跪在床上,然后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弄着.丽姨真的很有技巧,弄了一会.我就已经射在她的小口中了.丽姨把我的精液吞下后,就躺在床上喘气,真是很过瘾哟!然后我跟她说了一声,约好下次再来就走了.

网友评论: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